薄情总裁第1章 订婚宴

薄情总裁

第1章 订婚宴

    

    呼,好紧张……漾歌紧张得一个劲儿地吸气呼气,今天晚上是她二十岁的生日晚会,同时秋父也会公开向外宣布她跟阿默订婚的喜讯。想起阿默,她的脸上就忍不住地漾开一朵朵甜蜜的笑花。

  “哇,大美女诶!”一个俊美邪气的男人出现在镜子里,男人目挑桃花,眉眼含笑,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剪裁衬得他身形修长俊逸。秋以人倾身扶起漾歌,漾歌把手搭在他的腕间,娇嗔着捏了下他的手臂,“哥!”

  “好啦,不闹你了。”秋以人伸手把一丝落在她颊边的额发勾到了耳后,“丫头今天真漂亮~”

  “哼,那平时就不好看了?”漾歌伸手不停地理着裙摆,眼里落入了一丝怯意,“哥,我好紧张啊~~”

  “有什么好紧张的,笨蛋。”秋以人捏了捏她的小手,安抚道,“该紧张的是阿默吧,就这么轻易地把你交给他,算是便宜他了!”

  “对了,以望刚打电话来让我跟你说声生日快乐,还有恭喜他的小丫头长大了。他在南非拍了颗蓝钻送你,已经托朋友带回来了。”

  “大哥……今年又不回来?”漾歌有些失望,秋以望离家已经有5年了。

  “嗯,他手上有个项目走不开。”秋以人搂过她,在她的发顶上落了一个轻吻,“放心吧,你结婚的时候他肯定回来。”

  秋以人带着漾歌刚出现在楼梯上,底下就掀起了一片“生日快乐”的道贺声。漾歌灿笑着道谢,扶着秋以人的手走下楼梯,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,落在了一个风采俊逸,谦谦温润的身影上。她嘴角的笑意更浓了,松开了秋以人的手,提起裙摆就跟只蝴蝶一样飞到了任泽默的身边,“阿默!”

  任泽默伸手扶住了她,“生日快乐,小丫头,今晚真漂亮。”他不吝赞美地夸她,“今年的第一支舞还是留给我吗?”

  “嗯~~”漾歌的面孔微微发热,主动拉起任泽默的手走进舞池中央。

  悠扬的音乐飘起,漾歌由任泽默带着旋转着身子,她的眼睛含羞带怯的仰望着任泽默,任泽默的目光如水般柔和,盛满笑意。漾歌纤细的身姿随着音乐曼妙起舞,感觉自己快要溺倒在他的温柔的目光里了。

  阿默,你知道吗,这支舞结束之后,我也将成为你的未婚妻了……

  一舞毕,整个晚宴的气氛也渐热络了起来。秋父站在楼上看着大厅中间那对宛若璧人的小儿女,向来肃穆的脸上也浮现了淡淡的笑意。正在此时,司仪开口让秋父致辞。

  秋父缓缓地走下楼梯,喧闹声顿时安静了下来。 秋父从司仪手里接过话筒,威严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,“今晚,除了要庆贺小女漾歌二十岁的生日之外,还有一件喜事要跟大家宣布——小女与任泽默先生自小情投意合,秋任两家也交好多年,今日趁此良机,我宣布秋任两家正式联姻,漾歌跟任泽默先生的婚礼也将不日举行,届时还请各位莅临观礼。”

  秋父的话音刚落,掌声、恭贺声此起彼伏。漾歌倚在任泽默的身侧,小脸洋溢着止不住的幸福光彩。这一定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一个生日,漾歌踮起脚害羞地在任泽默的脸颊上印下了一个饱含爱意的轻吻,“阿默,我爱你。”

  “漾歌……”任泽默的呼吸轻轻地喷在漾歌的耳后,他贴着漾歌的耳朵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,那对温和的眼蒙上了一层讥诮的阴影。

  沉浸在幸福里的漾歌怎么也没想到,半个小时之后,她美好的爱情,她梦想的未来,她甜蜜的笑容,将随着另一个女人的出现一一破碎。她的二十岁生日,也被定格成了报纸娱乐版上的一个笑话。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薄情总裁 > 第1章 订婚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