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贱钟情,权少臣服9 新婚夜,如狼似虎的新郎

一贱钟情,权少臣服

9 新婚夜,如狼似虎的新郎

    

    以为冯爱国和她一样,心照不宣的会想要过各自的生活,看来她想错了。

  “没感觉?”冯爱国在她脖颈根,侧头沙哑低问。

  耳边扰人摄人心魄的声音,温暖气息吹在她肌肤上,陆三想躲远些,已经来不及,冯爱国的手臂,已经越收越紧。

  木已成舟,婚礼已经举行过,结婚证也已经领取,还有什么好躲避的。

  既然他想,那她就如他所愿。

  放松身体,强迫自己接受这陌生的感觉,陆三身体在小心翼翼的害怕。

  “你很紧张?”玩味的口气,冯爱国带笑的眼睛不放过陆三任何一个细微表情,靠近她,再靠近她。

  脸颊条件反射的侧过去,陆三不服输的高昂着头,眼帘低垂不去看他,“没有。”

  冯爱国‘呵呵’笑着,好像非常享受陆三这个时候任何一个表情动作,连她身体不自觉的小小的挣扎,他都想捉弄一番。

  虽然先前他们俩都知道对方将是自己未来的伴侣,可俩人从来没有像其他情侣恋人一样好好相处过,不说形同陌路也是各自忙活各自的,从来不参与彼此的事情。

  今天以前,冯爱国从来没有发现,陆三原来也是有魅力的,并且有势不可挡的吸引力,他自责的想,过去,他怎么就没有发现呢?

  现在有机会靠近她亲近她,可以光明正大的霸占她拥有她,只是想想都让人感到愉快。

  陆三僵硬的身体,木讷的表情,倔强的不肯屈服,越发让冯爱国心情愉悦。

  他的妻子如此可爱,该死的他怎么从来不好好享受欣赏?

  “你可以松手了。”

  不习惯的感觉,难受的骨节,别扭的动作,统统让陆三陌生。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,明明是想理直气壮的警告他,话出了口,却不是她理想中的声音,出奇的陌生,她自己都不可思议的脸红了。

  和他这么下去,她非窒息不可。

  身体再次试图挣扎,咽了口唾沫,陆三面红耳赤,“我困了,想睡觉。”

  自问,她陆三什么时候这么底气不足低声下气过,丢死人了。

  眼睛都不敢去看冯爱国,陆三只觉得自己脸颊发烫,心中知道自己一定脸红的不像样子。

  太丢人了!

  “呵呵。”

  冯爱国回应她的,仅此而已。

  松了手,放她自由,冯爱国向浴室走去,随后从浴室传出水声。

  呆立在房间门口的陆三整个人忽冷忽热的,眼中迷茫,深吸一口气,带上房门,向楼下走去。

  她以为她可以从容的面对一切,没想到冯爱国只是简单的触碰,她就如此大反应,还是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。

  “怎么啦?”

  背后熟悉的声音传来,陆三头没回,冰冷的手拿着水杯,低头看着眼前水晶杯里的温水,没做回答。确切的说,是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,她说不出口,即使面对的人是她最信任的陆四。

  “他碰你了。”

  不是问句,而是很平淡的肯定句,陆四冷冷的站在她身后,不再向前,保持一定距离。

  微乎其微叹息,陆三不想跟陆四说这些,有关他们夫妻相处的细节。是她自己没有做好准备,是她自己没有用。

  “没事。”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一贱钟情,权少臣服 > 9 新婚夜,如狼似虎的新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