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蛮宝贝尾声

野蛮宝贝

尾声

    

    一年后。

  

  同在人民医院。

  

  陈若沁很紧张,一直拽住老公的衣袖绞,绞得手指泛白,眼珠直直盯着那手术室的灯。

  

  文峻本来没什么的,却给她搞得也开始忐忑不安,他扒开她的手,喝止她:“你不要在这里制造紧张气氛,老人家们会受不了的。”

  

  的确!坐在他们对面的孟爸爸和孟妈妈看她痛苦的表情,他们也忍不住的哆嗦。

  

  陈若沁歉疚的冲老人家笑笑,又回头低声对老公说:“可是小软叫得也太瘆人了呀!”

  

  文峻恼她一眼:“你生孩子的时候不也这样叫。有过之而无不及!”

  

  陈若沁又说:“可至少你没叫呀!你听听,你听听,孟满又在叫了。”

  

  可不是,产房里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叫声,让众多经过的路人不解与惊愕的是,传出来的是——男人声音。

  

  生的人不咋叫,陪生的人叫什么呀?还叫得那么凄惨?

  

  在苦苦挣扎了八个钟头后,一声响亮的啼哭传出产房,陈若沁跳起来,比抱上孙子的孟家二老还兴奋,尖叫:“生了,生了,生了,啊!我的小公主,生女儿生女儿,给我做儿媳妇,呵呵呵~~~~~~”

  

  身后的孟家二老脸都黑了,老人家想要孙子啦!传宗接代的思想根深蒂固了嘛!

  

  文峻尴尬的用力扯老婆的袖子,可陈若沁根本没空理他,独自沉浸在喜得儿媳的喜悦中。

  

  产房的门打开,田小软被推了出来,一脸的汗,虚弱的喘气,孟家二老和文峻夫妇赶紧迎上去,陈若沁一脸兴奋:“是什么?是什么?”

  

  “儿子。”

  

  “啊?”陈若沁垮了脸,她的儿媳妇哟!

  

  孟家二老听了可开心了,咧嘴呵呵直笑,孟爸爸还搞笑的说了句:“好好休养呵!明年继续!”

  

  田小软还没来得及发表言论,孟满先不干了:“爸,你饶了我吧!你实在想要,我生成不?”

  

  孟爸爸愕然:“说什么你?”

  

  孟满缓缓举起左手,手腕已一片模糊,鲜血还在‘嗞嗞’的往外冒。他哭丧着脸:“她痛我也必须得痛,如果注定要痛,那就让我一个人受吧!”

  
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孟爸爸无语。

  

  孟妈妈说:“以后再说,以后再说呵!”

  

  然后乐颠颠的跟着护士去给宝宝洗澡。

  

  转进病房,陈若沁对田小软发牢骚:“叫你生女儿嘛!你生什么儿子你?”

  

  田晓软哭笑不得:“我还能控制这个?”

  

  “讨厌!我要媳妇儿!”

  

  “那你生个女儿给我做媳妇儿好了。”田晓软笑。

  

  陈若沁噎住,文峻靠近老婆:“这个建议不错,值得考虑!”

  

  陈若沁呲牙,想得美!

  

  孟满坐在田小软床边,将她湿漉漉的发丝拨开,在她额头轻轻一吻:“辛苦了!”

  

  田小软腼腆一笑:“你更苦!”

  

  孟满转转手腕,咧嘴,真的很痛。他深深看着老婆:“我相信你一定比我痛上不止百倍。”

  

  在里面看见她痛苦嘶喊的模样,吓得他差点又晕倒,恨不能替她痛,流那么那么多的血,就像全身的血都流出来了似的,现在想想都瑟瑟发抖。

  

  他看上她的眼睛,说:“我爱你!田小软!”

  

  她笑,近乎口语:“我也爱你,孟满!”

  

  深情相吻!

  

  其实,爱没那么难说出口,爱了,就大胆的告诉他(她),人类最直接的表达方法不就是言语嘛!

  

  笑迎春风,一切的美好都才刚刚开始~~~~~~

  

  

  

   完了咯,嘻嘻~~~~~~~~~

  

  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野蛮宝贝 > 尾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