囚婚,总裁前夫太绝情【018】连探视的权利都没有

囚婚,总裁前夫太绝情

【018】连探视的权利都没有

    

    “爸爸,你骗人,你说过要去奶奶那里接我的。”顾晔从顾昱珩的怀里抬起头,鼓着一张小脸生气的望着顾昱珩。  

  顾昱珩俊眉一觑,薄凉的唇瓣紧抿着,余光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倩影,在看到她脸上的震惊后,收回视线将顾晔从自己的怀里拉了出来,淡然的问:“先回去,晚点我去接你。”  

  糯糯而又带有磁性的声线击打着温舒南的灵魂,让她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,可他们父子俩的交流声如此清晰,让她瞬间红了眼眶。  

  “我不要。”顾晔从顾昱珩的怀里退了出来,生气的撅着嘴宣示着他的不满。  

  顾昱珩的眸子微敛,声线清冷而又浑厚:“顾晔。”  

  顾晔闻声,抬眼望着他,那双清澈的瞳孔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有些怕顾昱珩。  

  温舒南缓缓迈开步子,殷红的唇瓣动了动,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激动:“晔……晔儿。”  

  顾晔这个名字对于温舒南来说,既熟悉又陌生,这就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,她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一面,更没有抱过他。  

 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冷冽的男人,如果不是他,顾晔的童年就不会没有母亲这个角色。  

  听到温舒南的唤声,顾昱珩清冽的抬眸,神情上没有丝毫变动,而顾晔闻言转身看着温舒南,朝她笑了笑,还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:“阿姨好。”  

  ‘阿姨——’。  

  顾晔的这声‘阿姨’将直接温舒南打入万年冰窖之中,眼眶中的泪水最终还是被她的亲生儿子这声淡漠疏离的‘阿姨’给瓦解,她的心如死灰一般。  

  “晔儿,你这孩子怎么跑那么快?”  

  中年贵妇人带着两名黑衣人突然走进办公室内。  

  “奶奶,明明是你走得太慢了。”顾晔出声反驳。  

  顾昱珩拧眉,冷冷开口:“怎么带他来这里?”岑冷的眸子射向贵妇人。  

  “晔儿闹着要来找你,你电话又打不通,妈这不是没办法才带他来这里吗?”贵妇人摊了摊手,表示很无奈。  

  余光突然撇到一旁的温舒南,柳怡嬅诧异的睁大瞳孔,她差点忘了,眼前这个女人现在是顾温氏的股东,下意识的走到顾晔的面前,挡住了温舒南的视线,发出质问的声音:“你怎么在这里?谁让你在这里的?”  

  柳怡嬅的声线将温舒南的思绪拉了回来,抚去脸颊上的泪渍,没有理会柳怡嬅的质问,只想绕过柳怡嬅和顾晔打招呼:“晔儿……。”  

  “你们俩个,把小少爷抱走。”  

  温舒南刚出声,柳怡嬅就立马出声制止,然后警告的指着她:“警告你,别试图接近晔儿,不要以为你进了顾温氏,顾温氏就是你的了。”  

  说完,柳怡嬅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,让温舒南多看顾晔一秒,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致命伤。  

  温舒南呆滞了几秒,转身轻喃道:“等……等一下,晔儿……晔儿。”说着,就想追出去,手腕却突然被人拽住,温舒南扭头,睨着紧紧抓着她手腕的男人,唇瓣干涩的动了动:“放开我。”  

  “我妈不会让你见晔儿的。”  

  岑冷的语气似是给温舒南浇了一盆冷水,让她的心瞬间冰凉无比,却也不甘心的怒吼着:“凭什么,凭什么,放开我,放开我,那是我儿子,我儿子,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,顾昱珩,我们虽然离婚了,孩子也判给你了,但在法律上我有探视权。”  

  “呵,探视权?你觉得你有探视的机会吗?”顾昱珩冷笑了一声,将温舒南最后一丝希望直接给抹杀掉。  

  泪水却越掉越汹涌,她努力挣脱着顾昱珩的束缚,最后撕心裂肺的吼着:“顾昱珩,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,怎么可以这样对我,那是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,为什么我连探视的机会都不给我,我求你了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和晔儿相认,想要听他叫我一声妈妈。”  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囚婚,总裁前夫太绝情 > 【018】连探视的权利都没有